我願意

一個台北,兩個世界

直到我真的了解了她的生活,理解了她的困難和心情,才開始想怎麼樣做才是真正的對她好,所謂的利人利己,或許就是這個意思,在協助學生的同時,慢慢看見自己的盲點,也漸漸減輕自己的專業傲慢,自己的收穫更大呢!

一個台北,兩個世界

    ©© CC授權 :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歡迎推廣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