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心為上

  記得那一年我擔任六年級自然老師,自認為教學生動活潑,又剛得到全國科展第三名的大獎,意氣風發,很自負的想著,應該沒有我不能教的學生吧!誰知過沒多久……就踢到一塊大鐵板。

老大爭奪戰

  有一次課堂上讓同學們寫習作,學生們可以照著黑板上一起討論過的答案寫,也可以寫自己整理的答案,非常有彈性,只需寫兩行大約五十個字。

  但,凱翔(化名)卻遲遲不肯寫。

  這時我心中覺得奇怪,凱翔在學習上沒有問題,現在是怎麼回事呢?我先是好言相勸,他不寫。接下來我只好拿出殺手鐧,說:「沒寫完不能下課。」沒想到,他還是不寫。我心想「你現在是在挑戰我嗎?」所以,下課後就留了他二十分鐘,怎知他依然不動如山。這時我心中暗自忖度:「看來,是時候讓他知道誰才是教室裡的老大了。」我語氣堅定的跟凱翔說:「你現在不寫,那就中午過來寫。」

  中午吃過飯,凱翔不情願地來了。我把習作交給他,讓他坐在他的位子上,我則坐在我的位子上處理事情。我看他有時發呆,有時玩筆,我也沒逼他,四十分鐘就這樣過去了,他一個字都沒寫,我在心裡抉擇:「是要放他一馬?還是要跟他耗下去?」根據過去經驗,如果在這種事情上放他一馬,我以後大概就沒有好日子過了。

於是我跟凱翔說:「你今天不寫沒關係,明天再來。」他沒有答話,最後默默地完成兩行習作,我稱讚他能夠完成,然後就讓他回去了。

  這一場師生拉鋸戰,目前雖然是由我暫時獲得領先,但是,難道我要每一次都跟凱翔這樣耗下去嗎?我每天有那麼多課要上,那麼多作業要批改,還要設計不同的實驗遊戲,能跟他耗嗎?這可不行,我需要想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不會花太多時間,又能好好跟他相處。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接下來幾天我一直在想,是甚麼原因讓一個孩子,寫兩行字要花六十分鐘?他怎麼了?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我應該先好好的了解這個孩子。

  於是,我先去打聽凱翔上其他課的情形,才發現他對我其實算禮遇了。在其他的科任課,凱翔甚至會帶著班上一些同學嗆老師說:「我們都不想上老師的課對不對?」其他同學則大喊:「對!」讓老師都不知道要怎麼教下去。

  所以,凱翔不是只有針對我,這讓我的心裡稍微舒服了一點。

  剛巧我教過凱翔的姊姊,於是把凱翔姊姊約來了解凱翔的情形。這才知道凱翔的家裡開美髮院,凱翔雖然對讀書沒有太大的興趣,但是在家裡會幫忙洗毛巾。當下我是蠻佩服凱翔的,因為美髮院的毛巾是很多的。在這一次的會談中,我看到了凱翔的優點。

化干戈為玉帛

  之後有幾次凱翔在自然課情緒爆走,因為對凱翔有了不一樣的認識,所以這次我不再急著想讓凱翔知道誰才是老大,我反而先跟其他同學說:「老師知道凱翔是個好孩子,他回家會幫忙做家事,他有他的優點。現在他情緒不穩,我們讓他一個人靜一靜,先不要跟他說話,過一下子他就會好的。」幾次下來,情緒爆走的情況減少了。

  然而,影響上課的小紛爭還是持續不斷,上他們班的課,總令我感到”心好累”。

  ​有一次下課時間我在吃餅乾,凱翔跑過來說:「老師,我也要吃餅乾。」我遞了一片給他,兩個人就開始聊了起來。我問他有沒有吃早餐,他說沒有,因為太晚起床來不及,兩個人一邊吃餅乾一邊聊,快要上課的時候我跟他說:「以後,老師的抽屜裡,隨時有為你準備的餅乾。」凱翔沒說甚麼就回去了。

  ​就這樣過了一個月,有一節下課凱翔突然跑進自然教室,對我說:「老師,我想吃餅乾。」我笑著對他說:「好啊。」於是我拉開抽屜,拿出一包未拆封的餅乾,凱翔看著我笑了笑,沒有吃餅乾就走了。

   ​好小子,是來測試我的啊!從那一天起,上他們班的自然課,就是一片風平浪靜,氣氛祥和!

不必爭老大

  金庸小說《天龍八部》裡有一位缥緲峰靈鷲宮的宮主,用殘忍的手段控制許多江湖上的掌門人,誰膽敢不聽宮主號令,宮主就能讓他們生不如死,大家都敢怒不敢言。後來繼任的宮主虛竹,卻覺得應該替這些掌門人去除痛苦,並教導他們以後要好好做人,這些掌門人因為感念他的恩德,因此都願意奉行。誠然,老師愛護學生,學生尊敬老師,是最好的教學氛圍,可是當我們遇到不尊重我們的學生時,我們又要如何贏得他們的尊重呢?​

  身為老師,我實在不應該落入誰是老大的思維中,而是應該像虛竹一樣,先拔除學生的痛苦,讓他能感受到我的善意,然後教導學生好的行為,讓他能在生活中得到快樂。瞭解學生並不是只要找出一個原因,然後解決那個原因,學生就會變好,教育從來不是這種樣貌。而是在瞭解與陪伴的過程中,適時的拔苦與樂,自然而然的,您必定會是學生心目中,很難忘的一位老大。

  

發佈日:2018/09/10

其他文章:

Please reload

    ©© CC授權 :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歡迎推廣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