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班上有大哥

再戰江湖

  柏昌衝進辦公室高聲喊著:「老師~我們班的同學在禮堂打架……」。這已經是開學兩個月以來的第三場了。隔壁班的老師安慰我說:「他不用一學期就會滿三大過被退學了,忍耐一下吧!」
  同事們安慰的話、提醒的話,猶如雪花紛飛般的飄落,甚至是「來了一匹狼,帶走一群羊」等警告話語都出現了。
  依照校規,動手的五位學生寫完「事發經過說明書」外加一人一支大過,然後通知家長,這件事就可以暫時告一段落了。然而我腦子裡卻跑出了一個念頭:「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高中生,尤其領頭的哲豪已經滿十七歲了,頂著保護管束的案底,是幫派裡的大哥,我該怎麼教呢?」

 

決定去留

  哲豪在辦公室打電話回家告知家長打架的事,被媽媽罵了很久,但哲豪只簡單的回了幾句話:「現在收書包回家,大不了不要讀而已啦!但我就是不准那些白痴動我的人啦!」
  當下我明白了哲豪是個講義氣的人,為朋友挺身而出才打架。我接過電話和氣沖沖的媽媽說:「哲豪其實不壞,也不是愛打架,他只是為了保護朋友,卻不知道該用什麼方法。」
  我看著哲豪靦腆的臉心裡想:「這孩子是不是想留下來?如果留下他可能有處理不完的事等著我,但總比讓他提早進入成人社會裡打混好」。我頓時就問哲豪:「想不想繼續讀?」那張靦腆的臉點了點頭。
  哲豪有二大、二小過、一警告的紀錄,岌岌可危,要想安全渡過這學期,將是一項艱鉅的挑戰;因為哲豪必須不再被記過,又必須積極的去銷過,這就得靠哲豪自己努力的去做公共服務了。
 

大過不犯小錯不斷

  只要有出公差的機會,哲豪總是帶著他的人馬一起去做公共服務,這群孩子在一起,難免又是調皮搗蛋;在一次服公差中,孩子們把公物推車玩壞了!
  事後他們很誠實的說:「推車上裝了東西也載了「人」」,我只是輕輕的回答:「記得修好再交回去才不會做白工哦!」就這樣一次又一次,周而復始的服了公差記了功,但也玩壞了公物必須要處分。
  雖然身為導師的我,經常是被他們的行為氣到不知該說什麼;但反觀他們也在服公勤的過程中學會了如何調整自己做事的態度,以及面對自己該處理的問題,這何嘗不是一種學習。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中,哲豪主動的告訴我他之前所犯的過錯,在幫派裡他有帶一群小弟,他們也幫人討債……,哲豪一五一十的交待清楚後,我只問他一句話:「想把高中唸完嗎?」他猶豫的回答:「想呀!」我倒了杯水給他,邀他到走廊的長椅上坐下來,像個朋友般的聽他述說了屬於他自己的故事。

成功的轉變

  學期結束前哲豪透過網路已查閱計算過自己的德行成績,知道自己不會被退學,他跑來找我,開心的對著我說:「老師,我很給妳面子哦!這是我第三次的高一,但這次有超過一個學期吔!謝謝老師一直找公共服務讓我銷過,我希望下學期不要再被記過了,這樣老師就不會一直跑去教官室報到了!」
  我心裡常常很感動的不是學生成績表現是否優異,而是這群往往需要陪伴著成長的孩子在被放棄後能夠不自暴自棄、能夠變得比以前更好,甚至畢業後他們知道自己該如何選擇自己的人生。

  然而,孩子是被我們教導還是在教我們?就像十七歲的哲豪在幫派裡的歷練是我這輩子都不可能接觸也無法想像的,他的成長過程如此的複雜,如果我更能站在他的立場,理解他的困境而有機會可以陪伴他一起成長,或許往後他的人生會因此走得更加順暢,這樣的念頭不斷的在我的腦海裡迴盪著,或許在教學的過程中,真正被改變的人不僅僅是哲豪,還有我!

發佈日:2018/11/20

其他文章:

Please reload

    ©© CC授權 :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歡迎推廣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