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裡住著小女生

不被接受的告白

  那是個悶熱的午後,辦公桌對面的張老師突然遞給我三封信。
  「這是你們班的班長寫給我的信,請您看看。」他神情凝重地對我說。當下我意會不到什麼事!
  張老師是我們班的英文老師,年輕斯文帥氣,上課輕鬆風趣,很受學生歡迎;而班長李維是一個乖巧聽話的學生,講話時總掛著一抹靦腆的笑容,輕聲細語,與班上男女同學都想處融洽。我也很慶幸班上有這種學生,因為校園裡多數的學生對讀書沒興趣,反而是玩手機、打屁的時間多於上課,偶爾能遇上幾個這種乖巧上進的學生,令我格外窩心。
  打開李維的信,是一封告白。信中表示很仰慕張老師,希望和他做朋友。李維提到自己從小被人稱讚有一雙漂亮的大眼睛,他也很享受到這樣的讚美。平日父母忙於生意,他每天回到家就只有他一個人,於是在家中穿上漂亮的女裝、畫妝、照鏡子,扮演女性的角色⋯⋯這是他最喜歡的事;並希望有一個談心的對象,或許張老師可以當他的朋友。
  看了信,我很驚訝!仔細觀察李維,文靜害羞、待人和氣,說話時會用深邃的眼睛注視著人,應該是感情豐富的小男生,在班上人緣不錯,尤其和女生相處融洽,但是較難以融入男同學群。

欣賞別人不是壞事

  仔細思考之後,我決定不動聲色,維持他在校的正常學習。我徵求張老師的同意,至少請他撐完這學期再調班;我也常藉著班務和他聊天,他看似害羞但他很能聊,談他的興趣、未來想到各處旅行等,偶爾我也會問及家裡的狀況⋯⋯他其實很寂寞,因為父母忙碌,家裡沒有聊天的對象。
  我也分享我讀女中時,曾很瘋迷學校籃球校隊的事,現在覺得那只是成長的過程罷了。我告訴他,欣賞另一個人不是壞事,也許是希望有一個學習的對象,給自己心智成長的養分。
  有一次例行性家庭訪談,我希望他父母到校一趟,也聯絡了幾次,都沒成功。幾星期後,李維問我,可否請姑姑前來?我內心雖急,但平靜地告訴他,等父母有空再來就好,此事就這樣擱著。而張老師再也沒再接到他的信;直到畢業,這件事就像船過水無痕悄然落幕。
  畢業二年後,有一天我接到李維的電話,很興奮的說他參加學校旅遊,剛從國外回來,想要送我一點紀念品,於是我們約好在校門口見面,他靦腆的笑容依舊,斯文中多了一點陽剛氣,他遞給我一個小禮物,很鄭重地說:「老師,謝謝你!」「謝謝你以前的照顧。」我只笑著對他說:「過得不錯喔!好好加油!」這時候似乎不須太多的語言。

 

尊重他而不是改變他

  當學生察覺到個人性向認同與社會主流價值有衝突時,內心的糾結和壓力應該很大,在辛苦掙扎的過程中,我身為老師要做的只是尊重他,而不是改變他;所以我選擇關懷、陪伴的處理方式,不讓事情擴大,避免太多異樣眼光投在他身上。
  性別認同問題不能決定一個人的人格高低。我能做的,就是給學生一個自在、安全的學習環境,幫他度過青春期的性別認同。

發佈日:2019/03/02

其他文章:

Please reload

    ©© CC授權 :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歡迎推廣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