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打抱不平的正義哥

作者:黃淑娟老師

  維維一年級就名聲響亮,尤其在學務處無人不知,他的超高知名度,不是常犯校規被處罰,而是家長常來電告狀,如:校後門沒準時七點開啟……此類小事等,各處室幾乎都接過他家長的關心電話。我是偶然聽到他的傳說,卻未見過本人面目。我剛送走一屆畢業班,維維的導師因為育嬰假來拜託我接任她的班級,這是難度較高的「後母」任務,因為這班學生我不認識,倒是聽說維維這號人物必須小心應付。

  『後母真的很難為!』接手他人的班級經營,可不像一般家庭中後母面對幾個(前妻的)孩子而已,而是要和凡事“比較”的三十多個(三年級生)相處,稍有不順他們的想法,就來個『我們以前的導師都如何…….』。偏偏這個班是自我中心很強的女生掌權,男生大多默不吭聲。暑假我就預先調查每個學生的特質以準備接班。開學初沒多久,維維這個「正義哥」已讓教務處資訊組接到教育局來函關切,原來是他家長投訴--班上的電腦設置不符人性,讓學生開電腦有危險--因教育局的關切,讓寫報告的老師添麻煩,卻沒想到此事成了班上“火藥庫”的引信,從此我疲於奔命的“滅火”。後來,我找他了解狀況,他說只是把學校的狀況,回家跟媽媽分享而已,哪知媽媽會投訴教育局,且媽媽強調,投訴機關越高層,解決問題更有效率,他來本校兩年,校方被投訴的大小事件,就是他母親這種看法而有的。我告訴他:「親眼所見未必真,親耳聽到的,也未必真!」之前該班導師就已在處理此事,我剛接手,也發現這問題,已跟資訊組長討論如何改善的方法,但是要處理線路問題須等學生放學,且移動設備得顧慮很多細節,資訊組長也有課要上。我引導維為「換位思考」:如果是你接到這個投訴函,你的感受如何呢?聽完我的分析,他明白自己缺乏為他人設想,過於急躁會傷到無辜的人。

   原以為事過浪平了,沒想到「正義哥」後面惹出的事端,更是波濤洶湧,讓我這個後母導師裡外不是人,跳進黃河也洗不清。這個班是我任教以來資質較優的學生,但也是性格顯明、凡事質疑、自我意識強烈的班,要領導這個班,挑戰性很高,維維更是箇中翹楚。開學初,班上來了一位教育局轉介的特殊生,我認為應引導維維的正義感用在對的地方,因此特地委託他協助照顧轉學生。

  事發當天,任課老師要求這位轉學生把窗戶打開,但轉學生沒聽清楚(事後問他原由)就沒動靜,任課老師說了很多次,場面弄僵,師生不歡而散,班上竟然有位學生下午特地請假回去,投訴教育部。當初我還親自去跟任課老師說明轉學生的特殊狀況,請她諒解。等學校接到教育部的訊息,才知事件已不可收拾,我不在當時的現場,處理此事更要顧全師生的立場,此時讓我驚訝的是,投訴的人不是維維!要勸導三十多位學生以平靜心面對這位老師的課,真是不可能的任務,往後的課堂中師生火藥四射,我把一個個“義憤填膺”的學生(註明:每位各說各話,都認為是對方的錯!)找來懇談,花掉極大的精力,每天下課後筋疲力盡--今天聽完我的建議,隔天有那位老師的課,學生忍不住又跟老師開戰,這位老師誤以為此次投訴的人是維維,師生因此常起摩擦,最後維維沉不住氣,回家傾訴,強勢的父母隔日親自來校找任課老師理論,火藥味嗆人,怒到要翻老師的桌子,我趕緊找教務主任拉家長遠離辦公室來溝通,終於,維維母親憤怒的表情逐漸緩和,再拜託我多費心思教他兒子。送走他們,我幾乎癱軟在椅……。

  後來,維維上台中一中,回來看我,得知自己國三和任課老師的衝突,讓那位老師至今心傷未平,他希望親自去那位老師道歉。我很感動他能這樣反省,我曾跟他說:「得饒人處且饒人,若不饒人苦自己!因為背著怒氣過生活,自討苦吃。諒解他人就是放過自己,待人接物,理可直,氣不必壯,凡事給人留個台階下。」維維說他把這些話放在心中,隨時提醒自己。高中畢業,考上成功大學不讀,而選了警察大學,因為他要把正義感用在有益於人群--這是他送我的最欣慰的謝禮。

發佈日:2019/05/24

其他文章:

Please reload

    ©© CC授權 :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歡迎推廣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