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受用的畢業禮物

發佈日:2019/01/05

難兄難弟

  某日放學,在學校圍牆旁似乎瞧見小右和小光的身影,趕著處理要事的我,無暇停留確認。隔天清早我特地繞到圍牆旁查看,發現地上有菸蒂。早自習我藉著幫小右整理衣領,隨口問:「怎麼制服有煙味?」小右神色緊張的回應:「我爸有抽菸。」我淡淡地說:「家裡的長輩有抽菸的習慣,小孩子因為香菸隨手可得,又基於好奇,染上煙癮的機率很高。」又順帶一提:「抽菸被生教組抓到依校規是記大過,而銷過必須完成二十七次的愛校服務、再經過六個月的觀察,確認不再犯了,還得找兩位老師願意簽名背書,才能銷過。」說完,我就回座位繼續批閱聯絡簿。
  放學時,我再往圍牆的小徑走去,似乎又瞧見小右和小光的身影,於是加快腳步往前,卻撲了空。難道是我眼花看錯?我不死心的檢查停靠在圍牆旁的車輛縫隙,終於在其中逮到這對難兄難弟。我當下說:「兩個人的手都伸出來(確實聞到菸味),菸也交出來(小右乖乖的雙手奉上)。」此刻的我怒責兩人不懂事,兩人低着頭不敢吭聲,靜靜待在原地等候發落。


戒菸鬥士
  小右和小光這兩個九年級才轉來的孩子,有個共通點--十足正義感與激進的表達方式。還記得九年級上學期處理小右與任課老師的衝突、緩和小光與父親前晚的衝撞時,兩人都是緊握拳頭、咆嘯對方的不是。小右和小光的負面情緒因為我的理解而稍得抒發,小右願意在我陪同下向任課老師道歉,老師們都接受小右的道歉,同意以愛校服務取代記過;但是小光父親的威權性管教方式,我卻使不上力,只能傾聽小光訴說。
  望著兩人知錯的身影,我溫柔地拍拍他們的肩膀說:「請你們想像自己是主管,你的部門只須雇用一個人,現在有兩人通過筆試。你翻閱他們在前一個工作的資料時,得知其中一個曾被記過,請問你會錄取誰?」兩人異口同聲回答:「當然是沒被記過的。」我追問:「如果你們是高中(職)或五專的校方人員,你們願意收錄在國中被記大過的學生嗎?」兩人低頭不語。我說:「離畢業只剩三個月,我不想讓我的孩子帶著大過畢業,影響下一階段的學習。我希望你們晚上寫出戒菸計畫,明天交給我。」
  隔天批閱聯絡簿時,發現戒菸計畫夾在聯絡簿中,因此個別與他們討論計畫的可行性,經調整後,當天便開始執行。每天早上我會審視前一天的執行狀況,給予兩人口頭勸勉,每週一我根據前一週的紀錄,陪小右和小光調整這週的戒菸計畫。
  二個月後,小光率先戒菸成功,我開心地稱讚小光能戰勝自己,是不折不扣的戒菸鬥士。小光靦腆的說:「謝謝老師接納我,這是我送給您的畢業禮物。」我眼眶泛紅的說:「謝謝你,這是我收到最受用的畢業禮物!」

 

陪他走過
  菸癮較重的小右,雖然在畢業前沒完全戒除,但已顯著減少抽菸的頻率。畢業後我仍每天打手機給小右,關心他的戒菸進度。終於在之後一個月,小右親自返校告訴我:「謝謝老師把我當成您的孩子,畢業後還盯著我執行戒菸計畫,這份遲來的畢業禮物請您收下。」
  小右和小光能成為戒菸鬥士,是因為我接受他們的個別差異,讓他們依自訂的戒菸計畫及進度去修正。我只是靜靜地陪在身旁並持續地關心,卻意外得到他們給我滿滿的感謝。從這兩個例子,我也了解到:習慣是養成的,有其背後的因緣—有人說,「習慣是偉大的殭屍」,不能從表面硬改或只是譴責;但可以找出其原因,給予當事人「改正」的理由與鼓勵,或可逆轉其程序,或以新的習慣取代之。

​​相關文章

Please reload

    ©© CC授權 :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歡迎推廣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