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不到家長的小孩

發佈日:2018/02

放學後

  放學鐘聲響了,大部分的學生就離開學校回家或到安親班安置,但此時此刻的校園,依舊還有幾個班級在教室上課或寫作業,那就是「課後照顧班」,一般稱為「課照班」。會來上「課照班」的學生,大部分是弱勢家庭,家裡經濟無法負擔小孩上昂貴的安親班學費,另外也有可能是家長因為工作關係,無法來接送小孩或照顧小孩,所以就讓孩子上「課照班」,讓放學後到家長下班前的這段時間能有一個處所安置小孩,不敢讓小孩獨自回到家中,因為家裡也無人照顧。

夜光天使的化身

  通常上完「課照班」,大約是6點半了,夏季還好,天還沒黑,但是如果是冬季,6點左右天就黑了,學生通常回家的時候,天色已暗了。所以身為課照班老師的我,通常是摸黑帶著學生走到校門口,在那等待家長來接小孩。雖然不是真正的「夜光天使」,真正的夜光天使是要陪伴學生到8點或更晚,但勉強也稱得上半個「夜光天使」,在冷冷的黑夜月光中,引領學生放學,也是一種難得的經驗,這種感覺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望穿秋水──苦苦等待

  大部分的家長們,會準時來接學生回家。但是班上的小宇,可就不一定了。小宇父母親工作不穩定,以打零工維生,也是低收入戶,每個月雖然有微薄的補助金,但還是入不敷出,家裡有一餐沒一餐的,難怪小宇身子越來越瘦弱,感覺有點營養不良的樣子,看了令人不捨。記得那天冷氣團加上鋒面來襲,又濕又冷,放學時大約是晚上6點半,大部分的家長都已在校門口等候學生放學接他們回家,但始終不見小宇的爸爸或媽媽來接他,通常小宇的家長會晚到,但也不會遲到這麼久。看看手機時間,將近7點了,手機也沒任何訊息及未接來電,索性撥了爸爸電話,響了很久無人接聽,隨即撥給媽媽,雖然心裡僅僅抱著一絲期待,但還是落空了,心想,「難道爸媽都不擔心、不掛心嗎?」、「為何生了小宇,卻一點都不在乎不關心小孩呢?」

熱呼呼的一碗麵

  看著小宇窩著身子,蹲坐在警衛室,雙手摸著肚子。任何人看到這幕,大概也能猜出小孩肚子餓了。從中午用餐到現在,小宇肚子肯定是餓了,餓著的感覺可是不好玩的,因此我請警衛幫我看一下小宇,逕自走到學校對面市場的麵攤,買了一碗熱騰騰的切仔麵回來請小宇充飢,看著小宇吃著那碗熱騰騰的麵,自己心裡也暖了起來。

明月照我心

  當初會選擇上課照班,其實也是讓自己有機會多幫助那些弱勢的學生,也就是佛法所說的「布施」。在自己踏入正覺後,深感菩薩心量之廣大及自利利他的偉大善行,自己所作的一些就顯得太微不足道了。當然在面對家長、學生時,心底難免有些抱怨或灰心,但轉個念頭一想,「如果大家都不照顧他們,甚至連自己的親生父母也放棄或不在乎,那這些小孩要誰來保護他們呢?他們的未來及希望呢?……」,抬頭仰望高空的明月,儘管大地一片漆黑,但淡淡的月光,還是那樣地照著…

精彩回顧

    ©© CC授權 :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歡迎推廣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