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強一定強

—從”望而生畏”到”衷心祝福_”

作者:黃淑娟老師

  每到午餐時刻,阿強那熟悉的身影會準時在我眼前飄盪,因為他又要來告狀—說他人的是非--這讓我經常消化不良。因為他隨時隨地無預警的出現你眼前;下課在辦公室休息,他會無聲無息站在你背後,偶而為了「問候」,但大多是來告狀。午睡方醒,突然看到他,那種驚嚇感,若不是心臟夠強,就得去收驚了,可真是讓人不勝其擾!我每天得耐住性子聽他抱怨,我若沒立即處理他的案件,他就窮追不捨,直須看到老師處罰某人才甘休。為此,我每天得在課餘〝專案〞處理他惹出的爭端。

 

  處理他的案子,須有極高的EQ及IQ。午餐我常因此不能平靜的嚼食,腸胃因緊張而經攣,縱然三申五令他不准在午餐告狀,他依然故我的閃到面前說:「老師,×××做了…!」,那過度認真的表情,讓我氣結,卻無法讓他稍安。只能自我調侃的說他盡職檢舉的精神可媲美〝打不死的小強〞--或許阿強未來很適合當業務員-「不怕挫折,勇往直前!」。

 

  任教本班脾氣較和善的的女老師,紛紛向我訴苦說:快受不了阿強的近身接觸及每節下課來辦公室報到的困擾,她們已到了抓狂「喊救命」的程度。其實,我自己也被阿強搞得筋疲力盡,每晚夢中還在處理他惹出的問題……!


  經過多方探討,我逐漸了解這孩子的成長背景--他的童年發生許多不愉快的事件,家庭教養完全失效,國小轉介到台中××慈善機構照顧,阿強讓該機構的輔導老師非常頭疼,每天惹事生非又愛告狀,為了引起輔導老師的注意,做了很多難以理解的言行,讓輔導老師耗掉非常多的心力。而今,阿強的問題只是換個〝場所〞繼續上演而已。


  阿強為了得到友誼,常主動把班上的工作攬去做,卻常適得其反,同學原以為他是熱心助人,最後都對他的幫忙敬謝不敏;甚至有他在內的活動,同學都自動避開不參加……。

 

  面對這樣的問題製造者,我除了抓狂之外能怎樣呢?當我平心靜氣時,有個聲音提醒了我:「如果連我都放棄他,還有誰願接納他呢?」這個信念讓我鼓起勇氣努力找方法協助他。
 

  我教導班上同學包容他的不當言行(小註:這是艱辛的任務,因為同學也都要抓狂了);我以身作則做給學生看,他犯錯時盡量不在班上責備他(小註:我常被他搞得心力交瘁火氣飆升,每次到班上都要先揉揉氣得失調的臉,對我來說這是”忍人之所不能忍〞的功課),每次都要帶到學校較少人打擾的角落談心,因為他很在乎別人眼光。 
 

  我常絞盡腦汁在『聯絡簿』寫讚美及鼓勵他的話,簿裡滿是我們師生的對談,滿篇的紅筆字很嚇人,連安置機構的主任都說三年來阿強的聯絡簿真是「奇觀」。
 

  經歷無數次的師生磨合,我發現阿強讓女老師困擾的行為,是因為內心渴望媽媽的愛,他很在乎別人知道他住在××安置機構,說他沒媽媽,在聯絡簿上希望媽媽生活改善能帶他回家住。為此我和班上的家長私下成立『神祕阿姨』,一起合作來彌補這塊親情的空白,常寫卡片鼓勵他,生日送蛋糕讓他跟班上分享,阿強也會回信『神祕阿姨』,我則擔任橋樑,傳達這份關愛給彼此;我教導他不能越權且做事要有耐心及細心;他犯錯時給機會改進且敎他反省;要能知錯、認錯且願改錯----這過程耗盡我的心血及耐性,有時感到無力想放棄不理了,但支撐我持續的信念是-『孩子是無辜的,他只是渴望被愛!』

  阿強的願望是當廚師,曾說要煮好吃的菜給媽媽吃,因此三年級時我鼓勵他參加技藝班餐飲科,這讓阿強找到了方向,比任何人更用心學習,每次把最好的實習作品拿給我品嚐,他的指導老師說阿強很在乎我給他作品的評價,他說:「長大要開餐廳請導師吃飯!」
 

  國三的他,逐漸成熟懂事,他主動熱忱的態度轉為獲得友誼的助力,讓班上同學看到他的亮點。尤其寫文章投稿,全校國文老師幾乎都被拜託幫他批改文章,這種努力不懈的精神讓老師們動容。
 

  國三下,我多次向安置機構說明阿強渴望回去跟母親生活,請重新評估他與母親團圓的可行性。國中畢業阿強考上沙鹿高工餐飲科,成為餐飲老師的得力助手,被選派參加亞洲盃六協青年刀工暨廚藝大賽,榮獲銅牌及料理雙人賽佳作。但最大的喜事是如願以償回到媽媽身邊。安置機構的主任對我說,阿強的經歷是他們機構碰過最傷腦但結局最美好的一位!
 

  頭上的白髮是我三年來為這個孩子費盡心思的甜美代價!我也始終相信,給孩子真誠又溫暖的關愛,可以讓孩子擁有感動和展翅的力量;真心幫助孩子,就有改造他人生的機會。無論阿強曾經是什麼一種讓人望而生畏、難以教導的形象,但是,只要身邊的師友親人不放棄,給他足夠的關愛與協助,讓他像其他同齡孩子感受溫暖與安全,他也同樣會有展翅高飛、翱翔天際的能力!阿強一定強,老師衷心祝福您!也謝謝您讓老師、同學、家長們對人性與教育有了更堅定的信心。

發佈日:2019/08/17

其他文章:

Please reload

    ©© CC授權 :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歡迎推廣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