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行清淚 

發佈日:2017/10/16

新接班級的忐忑

  暑假剩不到十天,今天就是新生訓練了,輕鬆快樂的日子,總是過得特別的快,即將接任新班級導師的我,心中透露出些許的不安和焦慮。想到前幾天上網下載班級名單,製作著學生座位名牌;找出舊班規,思索著如何宣布這些規矩的重要性;不經意地想起過往,前幾屆頑皮的學生,尤其是讓你費盡心力的那幾個,像是船過水無痕似的,只剩回憶,不知道這新班又會遇到幾個?
  終於開完導師會報,滿滿一疊要學生填的資料,要發的通知,教育部說好的要減輕老師的負擔彷彿都不算數,表格越來越多,要填的資料從來也沒有少過,還一直重複。回到教室就開始一一點名,哇!30人都到齊了,感覺真好,彷彿中樂透了,規矩這麼好,未來三年一定可以輕鬆度過了。

矗立在教室外的家長

  好不容易發好資料、請同學自我介紹、選好班級幹部、分配好打掃工作,才注意到教室外有個家長似乎從一早就站在那裏了,利用學長們帶著新生去搬教科書時,便到教室外詢問家長有甚麼事嗎?她開口便說:「我的孩子是小至(化名)有智能障礙,領有手冊,心臟動過手術,希望老師能多幫忙。」嘴巴上說「好!」但我心想「什麼!學校特教組怎麼沒說。」家長又說:「不想讓孩子上資源班,以前國小時上資源班,孩子被歧視,我也可以感覺到,因為我是該國小的老師,我也覺得壓力好大。」我說:「可能要和特教組商量才能做決定。」但是心裡一直想的是「要去找特教組理論,為什麼新生中有特教生不用先通知導師?為什麼班上沒有減額?可以不要收這個孩子嗎?可以轉到別班嗎?」種種心中想逃離現場的話不停地冒出來。

兩行清淚落下

  由於曾經做過微笑練習,還是帶著笑容一直和家長對話,家長一直說著小至如何難帶的歷史,我卻一直想跑到特教組理論,但又想起正覺的老師們常說「對於境界來時要安忍,安忍就是接受」。所以保持著耐心直到家長說到孩子曾為了建立和同學友誼,偷拿家裡的剛收來的會錢去學校大方地發給同學一人一千,聽到這裡,突然之間想到了: 「自己是在幹麼,只顧著沉浸等一下要去理論的事,完全沒有去理解家長的心。」就趕快安慰家長說:「您辛苦了。」家長的兩行清淚就流了下來,我只好繼續說:「我能幫助您做些什麼嗎?」這是第一次我感覺到語言的魔力,我做了什麼嗎?其實只是去理解家長的苦。家長整理好心情後說:「我不要求他的成績,只要他乖乖地準時上下學和同學相處好就好了。」我就說:「這簡單,您放心交給我」,家長便放心離去,後來我也沒去特教組抱怨了。

順利繼續升學就讀公立高職

  在路上遇到特教組長說起小至個案要如何處理,特教組長說尊重家長意願,但要持續追蹤。每學期固定和家長及特教老師開IEP會議,前兩年家長仍不願意小至上資源班,八年級下學期面臨將來升學問題時,和家長說服加入資源班對小至升學較為有利,家長最後同意但不能公開課表讓別人知道他上資源班,小至在大家的互相配合下也順利考取公立高職。

我願意

  在教書生涯中每每遇到不可理喻的家長和學生,就讓我想起這個學生家長的「兩行清淚」,就能耐住性子好好地聽別人抱怨,只要耐心地聽完他的抱怨,接受他心中的苦,問題就解決了一大半了。這要歸功於到正覺聽課的收穫,讓自己願意改變,成為能理解他人能站在他人立場著想的人,因此能與人和樂相處,無處不自在。日子久了,才發現自己的心量漸漸擴大,「我願意」真的力量很大。若您能參加正覺教師研習營可以聽到更多的方法解決目前教學的困境,就可以大聲的說出我願意教書教到65歲被強迫退休了。

精彩回顧

    ©© CC授權 :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歡迎推廣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