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是沒有用的東西?

發佈日:2019/03/16

  一位已經上大學的學生和我聯繫,約了隔天中午來找我,想諮詢未來發展的建議。雖然我當天的課有點多,但他看來有點急,也就答應了。

  他就讀的科系是機電工程,未來想朝生醫機械發展,開發醫療機械人,問我應加修哪些生物醫學課程。我認真地為他分析課程以及未來的發展。

 

  但他的言行有點急躁,屢次打斷我的話,只顧著說他自己要做什麼--在我看來是亢奮而不切實際的計畫--我耳朵聽著,心中不禁嘀咕:「搞不清楚產業狀況,並不是你想的這樣啦!你都想好了還來問我做什麼?又不聽我說,浪費時間嘛!」

 

  但是,仔細端詳他的神情和話語,總覺得有點不尋常。趁著他停下來的空檔,我問:「你為什麼想做這個?」

  「我想取代醫生,因為醫生是沒有用的東西!」他低吼。「領一大堆錢,真的需要他們時,卻什麼也沒做。」

 

  我心中震了一下,看來說到重點了。把桌上的生物醫學書推到一邊,握住他的手,我看著他問:「所以,發生什麼事?」

 

  孩子滿心的難過。

 

  久病纏身的外公,數天前因服藥過量而去世。他認為,送到醫院後醫生什麼也沒做,害外公死了。他繼續說著,情緒傾瀉而出。對醫生的怨恨,其實是對外公的愧疚。

 

  看著痛哭的他,心中不捨,也慶幸自己多問了那一句。表面上他是來討論選課的事--如果我也這麼認定,對話就那樣結束了,我會誤認他是個自大沒禮貌的小孩,而他,往後的日子或許會繼續拖著沉重的腳步在人生的路上前行。

 

  最後,他紅著眼眶啞著嗓子和我道別。經過這個中午的談話,雖然他依然傷心,依然對未來迷惘,可是,如果可以解開他心有千千結的其中一個,或許是我能給孩子適時的禮物與祝福。

 

  想起一段話:「當一個人不禮貌的時候,不是因為他很壞,可能他真的太失望了。重要的不是給他最想要的東西,而是讓對方理解:他的難過,你收到了。當沈重的情緒被接住,他才能看到自己還有別的選擇。」(註1)

 

  這個事件給我一個經驗:面對任何讓我不舒服的人時,我願意多觀察一下,多關心一句,也許他背後藏著什麼難過、擔心或害怕--我會試著接過這個沉重的情緒;即使不能適時減輕他的負擔,至少對他的心境多一分同理,而不被他外發的情緒牽動、混淆,如此,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發展與結果。

(註1)文出自〈藏在「不禮貌」的背後,更重要的事〉
   https://www.cheers.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91698&page=2

​​相關文章

Please reload

    ©© CC授權 :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歡迎推廣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