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到颱風尾

發佈日:201707/06

  原本在國小擔任自然科任教師的我,因為觀察到輔導工作的重要性,於是轉換跑道,滿懷熱情地投入輔導工作,當時一般老師對於輔導並不是很了解,會覺得轉介學生去輔導室就表示自己的能力有問題,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

鼻青臉腫的輔導新手

  那年有個疑似過動和情緒障礙的學生,導師沒有轉介出來,導師在校內風評甚好,如果貿然介入,恐怕不易接受,所以就緩一緩,可是過了一陣子,學生狀況持續惡化,幾經考量,只好硬著頭皮去找老師。在跟老師說明的過程中,觀察到老師面無表情,最後,我說希望能多了解學生,老師只丟下一句:「你想知道就自己想辦法。」轉身就走進教室。當下,我感到有些挫折,但轉念一想,是我自己決定要做這件事的,老師的情緒也是必須承擔的一部分,既然老師不跟我說學生的情形,我只好自己去觀察,於是就選擇下課時間去觀察學生,
一個禮拜去兩次,雖然每一次我去都會問候老師,離開時也會想跟老師問一下學生這一週的近況,但是一開始,老師都不跟我說話,幾個禮拜之後,老師才開始有一些回應,在其中,我觀察到學生確實有困難,也知道老師帶領這樣的學生是很辛苦的。

令人沮喪的發展

  正感覺漸入佳境的時候,有一次去觀察學生,剛要問候老師,老師突然一陣劈哩啪啦的罵了起來,大意是說輔導室都沒有幫到她,只會給她找麻煩。被罵完心情真的是非常沮喪,當天下午完全沒有辦法工作,索性就去找校內另外一位比較談得來的資深老師說一說。原本以為自己很堅強,沒想到一看到好友,未語淚先流,其實我覺得自己很委屈,我不是在做好事嗎?我不是在幫助別人嗎?我領的是國家的薪水,為什麼要被別人這樣子罵?聽完事情的經過,我的好友給了一個中肯的建議,他覺得應該再去把事情問清楚。

天人交戰

  我的心中也覺得應該要問清楚,因為這個變化真的是出乎意料,但是已經被罵成這樣,我真的沒什麼勇氣再去找那位導師,主要還是覺得自己非常的委屈,心裡那一關過不去。就這樣天人交戰了3天,然後我就想,如果我不繼續協助這位學生,其實也不會有任何人責怪我,但是轉念又想,如果我不繼續,就沒有人會幫助這個學生了,一想到這裡,突然就覺得有勇氣了,既然決定繼續做下去,便不再迴避,開始認真地思考如何跟老師應對。

意外的轉折

  第4天,便帶著一份小禮物去找導師,很誠懇地跟老師說,我從進入這個學校,就很欣賞老師教學的風格,也知道老師具備豐富的教學專業,老師身為教育界的前輩,經驗一定是比我豐富,之前我有甚麼做得不好或是不對的地方,請老師一定要告訴我,我一定努力改進,聽完我這一番話,老師一陣靜默,然後她跟我說:「對不起。」這個回覆真的是出乎意料。

  原來,事情是這樣的。那一天我在第二節下課去觀察學生,就在第一節,學生的家長來找老師,因為學生回去傳話不確實,造成親師之間嚴重的誤會,家長帶著強烈的情緒跟老師激烈的溝通了兩節課,雖然後來終於說清楚了,但老師的辛酸和委屈也滿得快要溢出來了,卻不能在家長面前表現出來,就在那時候,我迎面而來,承受了老師滿溢的情緒。經過那一次的懇談,我和老師的信任關係迅速地建立起來,老師很願意提供個案的狀況,有時候還主動找我討論,我很高興,終於能夠跟老師合作,一起協助學生。

我這樣做值得嗎?

  經過那一次的事件,我知道只要持續擔任這個工作,就必然會常常遇到這種情形,所以心裡也十分的掙扎,並且不停地問自己這樣做是否值得?後來有機會進入正覺學習,開始了解生命實際的樣貌,並且比較能夠判斷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否有意義,回顧我過去的經驗,我能夠肯定的說,這樣做是非常值得的,尤其當我想清楚之後,再次遇到相同的問題,根本不需要在那邊天人交戰好幾天,一下子想好就決定怎麼做了,省卻許多心力,雖然是做一樣的工作,肩膀卻感覺輕鬆許多。

精彩回顧

    ©© CC授權 :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歡迎推廣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