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九劍,我演你練

發佈日:2020/05/31

  我所敬愛的老師轉往另一個醫院擔任主任之前,我對老師多年的教導表達了感謝之意。老師說:「套句風清揚對令狐沖說的:”我不過演了一遍獨孤九劍給你看,不必師徒相稱,我們作個好兄弟吧”。」

  回想當年初見老師印象:平頭、走路低頭,略向右傾,面容滄桑的長者----身為台灣心理治療界的前輩,許多難以治療的個案都轉到他手上,眉頭一皺也就承擔下來。老師總是說:「每個人(精神科醫師)的肩膀都背著幾條人命!但也還好,這些年來就是眉頭的皺紋深了,自己開高血壓藥吃….罷了。」

  當代心理治療的困境是,精神科醫師一面倒向以開藥為主的治療,曠日費時耗神的心理治療(Psychotherapy)逐漸式微,年輕醫師也多視此為畏途。然而,對於藥療無效的病患而言,心理治療可能是最好的選擇。因此,其他醫師治不好的病患,多半轉至老師手上。老師堅守心理治療,對病患付出,乃至放棄了在醫學中心的升遷,也錯過了兒女的成長過程。

  老師的身口意感動了初為醫師的我,我深懷感激!我從老師對待病患的態度之中,竭力學習,期待自己也能成為好醫師。現在我也擔任教師了,有人問我如何教導住院醫師?套句同屆好友的話:「怎麼得到的,就怎麼給!」老師以他的行為與經驗演示給我看,我也從自身的體會及實踐轉演給學生看,心理治療的精髓或許只能這樣心領神會的傳續下去……。

註:《除了開藥單我還能做什麼?:精神科醫師,沒說的事》-----憂鬱只是個過程,須從生活中找出癥結,才能走出陰霾,而把抗憂鬱藥劑列為優先解決之道,藥物一吃,就停不下來。吞下藥丸,同時 也吞下醫師無助的心。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62872

​​相關文章

一樣的天空・不一樣的人生_教戰手冊

「全家就是我家」,愛順手牽羊的「姚可愛」_我願意

為什麼當精神科醫生?_我願意

公平_教戰手冊

Please reload

    ©© CC授權 :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歡迎推廣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