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028_03.jpg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註1)

發佈日:2020/08/03

冬冬內心的控訴

  媽媽,你有了解我嗎?其實我要的是溫柔貼心的叮嚀,而不是要求效率的責罵。從有記憶以來,我總是被要求這樣、那樣,我做的每一件事媽媽都有意見,嫌我生活沒規律,成天滑手機,做事沒效率。一件小事,就被媽媽連珠炮的說教,我都低頭懶得聽,卻被說不尊重長輩。那媽媽何嘗尊重我?有了解我嗎?口口聲聲都說為我好,卻讓我壓力重,更痛苦而已!

  有時候我懷疑自己是不是他們親生的?哥哥與姊姊都符合媽媽的要求,功課好、有效率,考上理想的學校;而我從國中開始,常被老師警告上課打瞌睡,因此媽媽總是懷疑我半夜偷偷上網,可是我沒有啊!

  總之,我沒做對任何事。

媽媽的感嘆

  三個小孩,就最小的這一個讓我傷透腦筋,簡直是來討債的。成天無精打采,繃一張臉,說她一句,頂我三句。同樣的方式教老大、老二,他們都可以接受,為何老三就是反抗?還說我給他壓力,我所做的都是為了她好,希望她有更好表現,至少不要輸太多。說她幾句,就嫌我煩,嫌我難溝通,其實她的態度更差!別忘了,我是她媽媽耶,為人子女怎可以這樣對待母親!

  一直以來,我都是兼顧家庭的職業婦女,工作與家務已夠忙了,又要擔心孩子的升學,壓力如海浪一波接一波沖擊來;所以「效率」成了我的指標,日常一切事,要在短時間內有效完成。我也希望孩子配合我的步調。冬冬這次負氣離家,我很擔心難過,也檢討了自己,或許我要求太多,忽視了孩子的需要,小孩也有自己的課業或人際的壓力。或許我也該修正。

老師的觀察與反思

  冬冬與媽媽的相處方式,一直是要求與被要求的敵對狀態,長期下來親子之間累積了滿滿的情緒,就像鼓脹到極點的氣球,一觸就爆開!這次的離家出走,我擔心對班上有負面的影響,為了不讓同學有過多的猜測,也向班上同學說明冬冬與家人有誤解,希望她回校時,同學可一如往常的與她相處。

  後來冬冬被檢查患有「嗜睡症」,即使走路都可能倒下睡著,所以班上有幾位同學自願輪流陪她。從同學們對這件事的正面回應,我看到孩子超乎我想的懂事,她們的溫暖也逐漸在班上擴散,驅散人際的寒意。

  父母之愛子女則為之計度深遠,如同漏斗般不斷地注入父母所認為最好的愛,當然裡面也函蓋父母的期許,而子女則如同瓶子,不斷地接受父母的給予。然而瓶子的大小、材質不同,難免有過滿溢出的情況,更糟糕的是瓶口因而破損!

  每個人都是獨立的身心,依各人的欲望與習性而生活,一輩子可能封閉在自我意識裡,獨來獨往,獨生獨死,多數時候與他人保持距離,相安無事;偶爾覺得孤單、寂寞,渴望被了解、被呵護,卻經常得到不順己意的回應,就這樣,難免因為失望而回到自我觀點,雖然善意的對他人付出愛與關懷,卻由於不了解對方真正的需要,而伴隨的給對方壓力,起初有點尷尬,久了變成誤會,甚至起爭執或轉冷漠,漸行漸遠……..。有人說:兒女也是”外”人----‘我之外’的人。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是很困難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與欲求,因此,必須加倍的體貼、同理、設身處地,才能贏得信任與親近----這件事要雙方開誠互動,用心對待,卻沒有技術性的捷徑。也就是把對方當作另一個完整、獨立、有尊嚴,值得付出的人。

註1:童安格:其實你不懂我的心,你說我像謎總是看不清,其實我永不在乎掩藏真心

​​相關文章

聰明的,也是最討厭的~學生_我願意

午餐約會_我願意

公平_教戰手冊

老師,我們只是要多一點時間!_教戰手冊

Please reload

    ©© CC授權 :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歡迎推廣轉載